法塔赫腐败“帮”了哈马斯(图)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次 发布时间:2022-04-26

  哈马斯在巴勒斯坦政坛的异军突起并非偶然,另一大派别法塔赫的“不争气”也助其一臂之力。

  自精神领袖亚辛和政治领袖兰提斯在2004年春被沙龙定点清除后,新一代哈马斯领导人更加务实,向以色列发出了政治解决的信号,并减少了恐怖活动。自2004年夏天以来,哈马斯只进行了一起自杀性爆炸袭击。而且据以色列谍报机构资料,这起恐怖活动,是哈马斯内部上下级之间的“误解”造成的。自以色列去年从加沙单方面撤离以来,哈马斯没有对以色列发过一枪一弹。这使哈马斯得到全世界的好评和巴勒斯坦人的尊敬。

  法塔赫旗下的阿克萨烈士旅却大行恐怖之道:在以色列引爆人体炸弹,在加沙杀人放火,犯下累累罪行,引起巴勒斯坦民众的极大愤怒,对其执政能力失去信心。在过去一年,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许诺暴力,但他没有成功,部分原因是他领导的法塔赫未能让哈马斯听话。法塔赫和阿巴斯说出了以色列想听的话,但没能力做到。人们相信,尽管哈马斯很难和以色列和平对话,但一旦回到谈判桌前,他们的承诺更有可信度。

  执政10余年的法塔赫内部山头林立,各派之间勾心斗角,贪污腐败盛行且屡教不改,未能尽到对内实施有效控制的基本义务。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区的很多巴勒斯坦贤能之士苦于无用武之地,因为法塔赫政府任人唯亲。当哈马斯官员在加沙地带挨家挨户解释他们的政策时,法塔赫领导人却忙于开着豪华汽车去“拉帮结派”。

  最后,哈马斯摸到了大选“门道”。当法塔赫“窝里反”之际,哈马斯重金雇佣公关公司帮助组织选举,并礼贤下士将许多专家教授之类的人物列入候选人名单,改善自身形象,进一步提高支持率。巴勒斯坦巴尔扎伊特大学纳沙特·阿克塔什教授,曾指导哈马斯候选人用“现代政治语言”替换争议性文字,目的就是吸引摇摆不定的选民。“关心社会问题会得到更多投票。”深谙西方竞选的阿克塔什说:“当你杀人,不要说你准备这么做。尽管去做,然后说你很抱歉。”

  哈马斯当选后也显得十分“成熟”。组织下令旗下6000人的“卡桑旅”上街不得携带武器,不要进行庆祝游行,更不要进行暴力示威。而为法塔赫“不平”的武装人员却小打小闹,显得有些“输不起”。

  哈马斯上台后的首要问题不是如何应付以色列和美国,而是如何“养活”巴勒斯坦。巴勒斯坦领土的经济非常微弱,不仅需要以色列输电网和其他基础设施,更需要国际社会的巨额资助才能做到基本运转。

  曾接受美式教育的巴勒斯坦前财政部长撒拉姆·法亚德透露,巴勒斯坦当局目前每个月要借2000万美元来应付日常开销,其中1500万用于公务员薪水。

  巴勒斯坦失业率高达20%%,人均年收入1100美元。即将离职的巴勒斯坦经济部长马赞·斯诺克洛特表示,巴勒斯坦13.5万名公职人员(其中5.8万人效力于安全部队)负担着这一地区30%%的家庭。“如果不给这些人发工资,暴力即将到来。”

  巴勒斯坦的主要经济来源来自以色列和欧美国家。根据1993年签订的奥斯陆协议,以色列必须支付从巴勒斯坦货物上征收的税收和关税。因此,以色列每个月大约支付给巴勒斯坦5000万美元,这笔费用主要用于给巴勒斯坦教师、护士和其他政府工作者发工资。但以色列法律禁止给恐怖组织提供资金。一旦哈马斯领导的政府宣誓就职,以色列完全可以“依法办事”,停止支付或不和哈马斯直接打交道。

  事实上,今年1月15日至今,以色列出于安全因素考虑,关闭了加沙地带的主要商品中转站——卡尼路口。加沙商店的日常用品已经消耗殆尽,巴勒斯坦因路口被关而遭受的“出口”损失每天高达50万美元。如果哈马斯拒绝承认以色列,边境将继续关闭。

  美国每年给巴勒斯坦预算估计高达2.34亿美元,欧盟则接近5亿美元。美国政府2006年给巴勒斯坦的援助预算是1.5亿美元,另外8400万美元通过联合国捐给巴勒斯坦。但美国法律也禁止资助支持者。只要哈马斯的性质不变,它就难以得到美国的一分一厘。

  IMF估计,巴勒斯坦当局2006年每月总支出高达1.9亿美元,其中只有4000万能够自己对付,余下费用由欧美填补,而IMF和世界银行认为巴勒斯坦当局每月不必要的开支就高达2000万美元。这恰恰是去年巴勒斯坦每月从阿拉伯国家得到的资助数目。

  即便哈马斯每月节约2000万美元,以色列按时每月支付5000万美元,巴勒斯坦当局每月仍有数千万美元的缺口无法填补。仅今年1月,巴勒斯坦的财政赤字就高达6900万美元。以色列官员已建议代总理奥尔默特先把1月的钱给巴勒斯坦,毕竟哈马斯政府还未成立。问题是以色列今后是否会把钱给哈马斯。以色列官员表示:“我们不想惩罚巴勒斯坦人民,但对哈马斯不抱任何幻想。”

  一向资助哈马斯的伊朗也许会伸出援手。目前,伊朗每月出口1亿桶石油,若按曾经最高许诺的每桶0.1美元给巴勒斯坦,哈马斯政府顶多每月再有1000万美元进账,但这可能导致巴勒斯坦失去以色列和欧美国家的所有援助。而且,哈马斯毕竟是逊尼派穆斯林,过分依赖什叶派穆斯林的伊朗并不妥当。

  分析人士猜测,“五斗米”也许会让哈马斯向以色列和西方社会“折腰”。正如美国前中东谈判员丹尼斯·罗斯所言:“如果哈马斯想要治理巴勒斯坦,它不得不依靠外部世界。”

  最不希望哈马斯上台的莫过于以色列。一名以色列高级安全官员说:“我们在中东对每个结果都有计划,唯独这个例外。”自奥斯陆协议以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导层始终保持某种水平的对话。但以色列和哈马斯从未正式接触,两者仅仅“交换”了枪弹而已。哈马斯官员表示1993年的奥斯陆协议已经死亡,哈马斯永不出卖巴勒斯坦人的权利,而法塔赫这么做了。

  以色列在立法委选举结果揭晓后表示不会和哈马斯领导下的巴勒斯坦政府接触,并通缉涉嫌反以暴力的一部分哈马斯领导人。这些人大多处于半隔离状态,因害怕被捕而不敢去巴议会立法委所在地——约旦河西岸的拉姆安拉。

  毫无疑问,以色列今年3月的大选很大程度将受到巴勒斯坦选举结果的影响。各党派为了拉选票而变得更为“强硬”,政府可能会加快约旦河西岸的隔离墙建设。利库德领导人内塔尼亚胡称,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是“哈马斯之地”,呼吁对巴勒斯坦当局进行经济制裁。

  对此,希伯莱大学政治学家梭罗莫·艾维尼里说:“现在两边的差别愈加明显,谈判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唯一可行的举措也许就是以色列单方面行动。”毕竟,巴以双方时断时续的谈判已有10余年,以色列仍不知道自己应该做出多少让步、拥有多少土地、对话是否会结束数十年的冲突。

  当然,一些哈马斯官员曾暗示哈马斯会在某些情况下和以色列谈判。“我们不是反对犹太人,而是反对占领和压迫。对于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切,我们不能视而不见。我们并不准备撕毁所有条约。”

  加沙阿扎尔(AlAzhar)大学的政治学家默海梅·阿布·萨达相信哈马斯对以色列的态度已经温和下来:“哈马斯内部十分团结和有纪律,但这并不代表领导层意见一致。”甚至在创始人亚辛活着的时候,“也存在强硬派和务实派。”萨达相信务实派最终会占据主导地位。事实上,在立法委竞选期间,哈马斯曾开出和以色列谈判的可能条件:只要以色列撤回到1967年边境,包括放弃东耶路撒冷。

  哈马斯也许会成为另一个巴解组织。上世纪80年代以前,以色列和巴解组织互相拒绝承认对方。但在美国的压力下,巴解组织同意放弃,承认以色列,并与之进行和平谈判。艾维尼里认为哈马斯领导的巴勒斯坦政府未必如以色列害怕的那样具有危险性:“虽然措词激烈、武装依旧,但成为政治体系一部分的哈马斯,行动也将更为谨慎。”

  最新民调显示,大多数巴勒斯坦人(包括投票哈马斯的人),希望巴以双方进行合理的和平交易而不是无休止的冲突。而48%%的以色列人同意和哈马斯谈判。事实上,谈判已经在低层次进行。在一些城市,哈马斯的市长和军队、电力公司的官员与低级别的以色列官员已经开始对话。

  华盛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玛丽娜·奥特维说:“迫使哈马斯改变立场的是,如果他们不参与进程谈判,以色列就做出所有决定,哈马斯会发现自己被逼入死角,从而回到现实。”如果哈马斯能实现这种“飞跃”,以色列认为哈马斯虽然比阿拉法特更加强硬,但也是更为可信的谈判方。正如以色列一名军事情报官所言:“法塔赫无能。他们本来有机会,却失败了。现在哈马斯掌权,是时候证明他们不辱使命了。”

  对美国而言,哈马斯是一个谜。它的许多领导人包括精神领袖亚辛,都在近几年以色列的定点清除中丧生。留下的领导人不是流亡国外就是不敢露面。哈马斯组阁的巴勒斯坦政府,变数太多。哈马斯领导人之一伊斯梅尔·哈尼亚表示,新内阁将由技术官僚型的部长(非政客)组成,很多人也许来自国外。一些法塔赫领导人也愿意加入。对内阁或多或少拥有否决权的阿巴斯,在加沙会见哈马斯领导人之后,也许会做出某种妥协。

  约旦河西岸那布卢斯的安纳贾(An-Najah)国立大学的政治学家阿卜杜尔·萨塔尔·卡希姆说:“国际社会想要知道哈马斯如何看待以色列和美国,但哈马斯要有自己的时间。他们想要建立一个新的巴勒斯坦社会。他们不准备谈论路线图,而是巴勒斯坦难民的权利。他们不准备谈以色列的安全问题,而是巴勒斯坦的安全问题。”

  美国目前在是否继续资助巴勒斯坦当局方面犹豫不决。即便哈马斯公开谴责,美国也需要几个月来审查哈马斯是否符合受助要求,确保哈马斯真的“改过自新”而不是为了援助资金而“信口雌黄”。布什明确表示:“以消灭以色列为纲领的政党,不是我们打交道的对象。”日前,《巴勒斯坦民主支持法案》已经提交美国国会,对于资助巴勒斯坦的条件更为苛刻。

  迄今为止,布什政府每一步都很谨慎。他和欧盟、联合国和俄罗斯四方呼吁哈马斯“放弃暴力、承认以色列和接受先前的协议和承诺”。四方没有进一步立刻中止对巴勒斯坦的援助,担心会把巴勒斯坦推向伊朗的怀抱。

  从哈马斯主动和阿巴斯协商组阁事宜来看,哈马斯的务实作风逐渐显现。各方都在为一个漫长、困难和混乱的进程做准备。如果哈马斯能够放弃与以美“强硬到底”的态势,它就顺利完成从“刺客”到“政客”的转变。

  圣诞节到了,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又不打算给你太多,只有给你五千万:千万快乐!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平安!千万要知足!千万不要忘记我!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光明地骚扰你,告诉你,圣诞要快乐!新年要快乐!天天都要快乐噢!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愿幸福,如意,快乐,鲜花,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圣诞快乐!

  看到你我会触电;看不到你我要充电;没有你我会断电。爱你是我职业,想你是我事业,抱你是我特长,吻你是我专业!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如果上天让我许三个愿望,一是今生今世和你在一起;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这痛楚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我转身抱住你:这猪不卖了。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风柔雨润好月圆,半岛铁盒伴身边,每日尽显开心颜!冬去春来似水如烟,劳碌人生需尽欢!听一曲轻歌,道一声平安!新年吉祥万事如愿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第一片叶子是信仰,第二片叶子是希望,第三片叶子是爱情,第四片叶子是幸运。 送你一棵薰衣草,愿你新年快乐!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