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118论坛网站 > 正文
穆如寒江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次 发布时间:2021-09-14

  声明:,,,。详情

  点击“不再出现”,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若有需要,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

  穆如寒江,作家今何在所著长篇奇幻小说海上牧云记》中的主要人物之一,端朝大将军穆如槊之子,穆如世家的最后一个后裔。

  端朝末年,邺王叛乱,穆如氏战败,明帝流放穆如全族于殇州。十年后,唯一的幸存者穆如寒江,擎着穆如世家的紫麒麟战旗,怀着对牧云氏的刻骨仇恨,带着前所未有的精锐骑兵,重返中州。

  面对各方势力虎视眈眈下已无城防的天启城,曾经穆如世家拼死守卫的大端如今到了风雨飘摇的境地,又毅然选择搁置家族血仇,与牧云笙共御外侮,并相约扫清外敌之后,以太华殿中的宝座为注,各提劲旅,生死一决。

  天启城下,一人一骑镇二十万诸侯大军,于万军之中斩杀右金大将,带领诸侯联军对抗右金军,率踏火骑军破宛州军营,后攻占宛州,建立西端政权,逐鹿天下。

  在由九州梦工厂改编拍摄的热播电视剧《九州·海上牧云记》中,该角色的少年时期由演员石云鹏饰演,成年后由演员窦骁饰演。

  “这个人物来到我心中,是在一趟夜行的列车上。那时我刚刚完成了《美人如玉剑如虹》的第一篇,还在构思后面的情节。那时周围很静,只有车轮敲击铁轨的声音,窗外连一盏灯火也看不到。我沉浸在那个乱世之中。突然,看见那少年将军,骑着踏火的战马,独行至天启城门下。”

  家族背景:穆如世家,这个泱泱帝国中,除了皇族牧云氏之外最强势的家族。他们和牧云皇族一起打下这片天下,与皇帝兄弟相称。穆如世家世代执掌大军,有太祖佩剑对百官先斩后奏,这代表着江山也有穆如氏的一半。

  苏语凝抬起头,看见了一位少年。他双眼明亮,有着如重墨绘出的眉毛和薄薄的嘴唇,但是却穿着朴素的布衣,有些地方还沾着泥。

  这个时候,四百里外,一位全身甲胄的青年正骑在马上,向天启城而行。路边的农夫从田垄中惊奇地抬起头张望,看着他所持的那面巨大的紫色旗帜。

  将军推开持着火把的士兵,顾不得自己贯甲持剑,直奔入行宫中,吼着:“殿下,一统九州的时机到了!请即刻下旨东征!”穆如寒江坐在殿中,却不言语。殿前已经跪倒近百官员。郎士效再喊:“请殿下即刻下旨东征!”百官齐呼:“请殿下下旨东征!”穆如寒江似乎想了很久,终于下了决心。

  他笑了笑:“此人与我少时相识,算是故友,当年我第一次见他,他在废园中沉醉于自己的画技与法术,我也想不到会与他争夺天下。我知他本不想当皇帝,讨厌争斗,现在终于解脱了……他既离去,我犹感伤。此时征讨,却是趁人之危,天下人将不齿。”郎士效顿足道:“天赐良机,此时不取,只怕成千古之憾!”穆如寒江却只是挥手,命百官离去。

  数月后。苏语凝为穆如寒江生下一子,名唤穆如深。深仇的深,香港龙坛分析。也是深爱的深。

  孩子降生之时,穆如寒江在殿外独行,有人听他舞剑而歌,歌声感慨,虽有喜悦,却也叹时光逝去,豪情易老。

  穆如深,云未平,这两个小小婴儿并不知道,他们注定要替自己的父辈决定谁才是天下的主人。牧云与穆如数百年的恩仇仍将如宿命般在他们身上传承。

  穆如世家三公子,自小性情悍烈,常半夜翻出院墙,与人斗殴,其母请来名医相治,望去其狂性,然其父大将军穆如槊不以为怪,反赶走名医,并任其在外撕野,只禁其在外报出家门姓氏,其母嗔怪,其父却道:“如今人人只想当太平犬,我却要我儿子做乱世狼。”后穆如寒江于宫中伴读,和众皇子兄弟相称,并结识了苏语凝与牧云笙二人。

  借端朝穆如军主力远在北陆平定叛乱,西南邺王牧云栾发动宛州兵变,穆如槊接诏回朝指挥大军,因战力不足和其他将领的掣肘,兵败南淮城,朝中各势力大肆攻击穆如世家,明帝牧云勤震怒之下终于撕毁了太华殿之盟,下旨以“丧师辱国”的罪名将穆如氏全族流放殇州。

  穆如寒江在殇州冰原之上迷路,无意中发现了踏火马在千年寒冰上留下的烧融足迹,一路追寻,驯服了一支踏火马种群的头马,以骑兵战术纵横天下的穆如世家从而得以重新组建了踏火骑军。

  穆如寒江率领踏火马群挑战夸父王唐泽,击退夸父族。其父穆如槊在战后为保护穆如寒江死于冰石坍塌下,穆如寒江立誓必将打败所有曾想看到穆如世家倒下的敌人。

  殇州是端朝军队在对夸父族作战中屡屡失利的地方,所以对于流徒殇州的罪犯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只要筑起一座城池,一切罪名均可赦免。穆如世家在殇州奋战十年终于筑起了第一座夸父不敢撼动的人族城池,唯一的幸存者穆如寒江重返天启。

  各路诸侯进军天启,宛州牧云栾潜伏在后,右金大军步步紧逼,昔日的泱泱大国如今到了风雨飘摇的境地。穆如寒江一人一马来到天启城下,单拼数将,一骑镇二十万诸侯大军,于万军之中斩杀右金大将赫兰铁朵,带领诸侯联军对抗右金军。率踏火骑军破宛州军营,铁骑所到之处,烈焰滔天。

  1.本来世界冷得全是铅一般的颜色,却总会有灿烂如阳光一样的人,不论活着多么辛苦,看见他就觉得心头温暖。

  2.不要留恋,因为失去的都会再回来。虽然长大之后,他明白这只是个谎言,失去的永远不可能复回,比如家人、故国与时光。但这个世上的铁肩膀没有几双,敢于担当的人没有几个。穆如氏族撑着天下的一半,不论在繁华帝都,还是在苦寒之地,不论还剩几人,这份光荣与高傲,他们永远也不会丢弃。

  3.“我一定会回到天启城去的。我会打败所有曾想看穆如世家倒下的人,不论是牧云皇族、北陆叛逆,还是西端反王,我发誓!我会让穆如世家所有的敌人被踏为尘泥!”

  4.一声马嘶,在这潮般喧嚷中分外响亮。一位骑将,只身孤马,却举着一面偌大的旗,缓缓地走到了天启城门下,面朝南方,立定在那里。所有人望着他的大旗,上面绘着紫色火兽,火兽旁有一列字:“钦命天下镇守,号令万军”,这行字旁,是两个火焰吞金云霞镶锦的大字:“穆如”。

  5.“十年前,我的父兄和你们的父兄会一道守卫着这座城门,现在,愿意守卫这座城门的似乎只剩穆如一族了,而穆如一族,又剩我一个人了。不过这没有关系。”他放声大笑,“你们都是识时务的俊杰,偏我不是!”少年将军把旗重重一顿,“天下英雄,想进天启城的,先来我旗下走一遭!”

  6.若是没有人出来捍卫大端朝,大家闷头冲进去,成王败寇。现在偏偏有了一个,虽然只有一个,黑与白也立刻分出了界限,忠与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混沌之中生出了清浊二气,杀他便是践踏天下忠义。

  7.“我家族的仇?我穆如世家的仇人太多,牧云皇族、宛州军、右金族,我们一家南征北讨,早已与四海结仇,这世上英雄,只怕没有不是我穆如世家的仇人,我这一生,只怕能尽得报偿的可能不多……”他望着远方笑笑,“但只要我穆如大旗还飘扬着的一天,他们就永远会在恐惧中生活。”“驾!”他喝一声纵马前行,所执战旗高高飞舞,从前这大旗之后,是令世人恐惧的滚滚铁骑,但现在迎向敌阵的,天地之际,只有他一人。

  8.穆如寒江的战袍变成了深红色,穆如世家本来披红战袍,但穆如寒江所有的亲人都死在了殇州,所以他改穿了白袍,现在,白袍又被染红了。所有的哀苦,都被狂暴的怒恨所取代。他没想过自己会怎样战死,但他也没有期望过生还。他没有想过真能感动诸侯的大军,只是觉得必须要有人去战斗。家国,荣誉,此刻都不存在了,只有生命的本能在坚持着。当纸船落入了大海,当蚂蚁试图阻挡战车,命运早就注定。有些人无法理解的事,对另一些人来说是天经地义——只因为他的父亲,他的兄长,从没有在战场上退后过。

  9.这十年,穆如寒江学到怎样用水来建筑城墙,怎样划着冰块在熔岩的河上穿越,怎样在暴风冰原上取火,怎么用十支箭对付二十头冰狼。这十年是这么的漫长,每一天穆如寒江都看到亲人的死去,每一天他都知道自己变得越来越强壮,也越来越冷酷,他不再为死亡而动容,也不再企求上天原谅。他站在暴风雪中长声咆哮,发誓绝不会死在殇州,如果这是上苍降下的苦难,那么他就怒骂苍天,如果谁想与他为敌,他就撕破他的喉咙,就象他亲手掐死的上百头野兽。敌手越狂怒的咆哮,只会让他越血液燃烧。

  10.如此勇将,为何却生在端朝末世。纵有擎天之力,却无回天之时。只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一腔孤傲也!

  11.穆如寒江立马高岗,望着那火流正突进宛州军的内核,整个宛州大营正在变成一片火海。没有什么力量能阻击这炽热的铁流,铁甲骑兵们呼啸着冲过宛州军的身边,刀风把他们绞碎。轻敌的宛州兵阵脚已乱,没法再组织起密集的阵形,在这样的骑兵面前,只有转身逃奔一途。所有的木栅和鹿角被轻易的踏碎,变成地上的火把。战马驰奔的风势绞动火焰滚滚向前,烟气中闪亮的铁甲犹如神灵天降。在看到这样的一支骑兵的时候,它的对手就已经绝望。

  “牧云栾,十一年前,你没有机会见到穆如骑军,今天,在你死之前,好好地放眼看看吧!”他紧咬牙关,多少年的仇恨在心中奔腾。“为了这一天,我们已经在殇州准备了十年!”

  突然间无数往事涌上心头,少年将军抬头望着赤红天际,纵声狂喊:“父亲!看一眼吧,穆如铁骑——回来了!”

  12.他此刻站在帝国的荣耀的最中央,太华殿上,却和站在殇州雪山上一样孤独。穆如寒江缓缓的转身,看见大殿门口同样孤单站立的影子。他走下皇位前的玉阶,来到她的面前,轻轻执起她的手。“我再也没有亲人了,只剩下你,肯陪在我的身边了。”

  苏语凝望着他的眼睛:“当年……你答应过……有你在……就不会再让我受委屈。”

  “是的……我答应过……”将军身经百战,此刻却流泪。上天从他身边夺走了所有的东西,亲人、家园、只剩下一个当年年少轻狂的誓言,却难得有一个人帮他记住,天天的念,时时的念。不论他去了多远,这个人不会忘记他的名字。他为了复仇,可以毁去一切,这个人却从来不会怀疑他说过的话。“苏语凝,”他轻轻的拥住了她,“做我的皇后吧。”

  13.战马嘶鸣,火流翻涌,穆如寒江的踏火骑军正在向这里进发。大雨忽然倾盆而下,雨水与火焰相激撞,腾起白色烟雾,象无数魂灵直冲天际。

  他们只有七年的时间,七年之内,有一个人必须被打败。男人总是为了一些女人无法理解的事情而战争,比如天下、家族和荣耀。可有时他们心中深藏的秘密,却连最爱他的女子也不会得知。不论世上存在过的多少英雄,最后却终能只有一个胜利者。而黄沙之下,总有相拥的白骨,没有人会记得曾经的风华绝代和年少轻狂。

  14.他转身要下山,却又回身望她:“今夜只怕又是无眠了。语凝,真盼早日平定天下,那时我可以好好陪伴着你,弹剑歌舞、大醉方休。”苏语凝看着他,只是轻轻地笑。穆如寒江也孩子般笑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奔下山坡去了。

  她喜欢看他挥斥方遒,喜欢看他拔出剑来,率万军冲阵,喜欢他在大胜之后那豪迈的笑,百合图库现场开奖结果查询结果!也喜欢他醉卧在她的怀中,孩童般地梦喃。只是,她也无时无刻不在害怕。怕有一天,她再也看不见他的笑。怕有一天,他倒卧在她的怀中,却永远地不能再与她说话。为什么一定要争天下,她不懂,她只知道这个男人要做到的事,就会决不反顾地去做。每次他率骑军冲锋之时,她都好怕这是最后的一面,她想大喊,让他回头望她一眼。但她知道她不能那样做,他也绝不会回望。

  大将军穆如槊的第三个儿子。出身于穆如世家的他本该一生荣华享不尽,奈何星命之说叫他从此流离他乡,受尽人间苦难。

  穆如世家,在九州这个泱泱帝国中,除了皇族牧云氏之外最强势的家族。他们和牧云皇族一起打下这片天下,与皇帝兄弟相称。生在尊荣显赫的家族,穆如寒江本应该享尽荣华。但不幸的是他的星命显示他将是端朝下一任的帝王,终将一呼百应。为了保全穆如寒江的性命,也维持世间的太平,其父大将军穆如槊在他一出生后就将他遗弃街头。在艰难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穆如寒江被磨练成了一个性格强悍,好勇斗狠的少年。在其12岁的时候,穆如寒江被其父暗中派去的老师穆如元收做徒弟,教其武功与阵法并赠予穆如传家宝剑寒彻剑。本领过人的穆如寒江也成为了药王庙一带数十少年的领头人。但他内心却是寂寞与单纯的,虽然表面不在乎,甚至抵触自己的身世,但事实上非常想了解,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来世上究竟要做什么。他的命运在遇到星命注定为皇后的苏语凝后发生了巨大的转折。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